公司要闻
不忘初心 筚路蓝缕 让“超声速”响彻空天 ----记歼8首飞50周年
  • 来源:沈飞党委宣传部
  • 发布时间:2019-07-09

 

2

3

4

5

6

 

那一年,侵略者在空中肆意蹂躏而我们却无能为力的历史还未走远;

那一年,距离新中国成立仅20年;

那一年, 大洋彼岸的超级大国正用F-100、F-102、F-104、F-105、F-4等一型型战机,对中国的南方邻国狂轰滥炸;

那一年,北方的超级大国已经将米格-23等先进战机送上蓝天,轰炸机正快速跨过音障,而中国还没有能与之对抗的战斗机;

……

1969年7月5日,沈阳郊外,一架修长的双发战斗机冲天而起。歼8,这型凝聚了中国航空人报国强国信念的战机,开始了他50年捍卫中国领空的传奇。

 

向自主研制迈进

 

在烽火硝烟中诞生的新中国需要建立强大的空军,同样需要创建强大的航空工业; 需要得到苏联的无私援助,更需要培育独立自主的航空科研和飞机、发动机研究、设计以及制造的能力。

两院院士顾诵芬曾说:“沈飞从修理飞机到制造飞机在航空工业中是第一位的,特别是为我国自己设计飞机做出了卓越贡献,也起到了设计飞机摇篮的作用。”因为我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是1956年8月在沈飞建立的, 叫沈阳飞机设计室。飞机设计室成立不到一个月,新飞机的设计工作就开始了。一年零九个月后,我国歼教1飞上了蓝天。歼教1飞机的成功研制,为我国航空事业积累了宝贵的设计和试制经验,开创了喷气时代中国人自行设计飞机的历史。

一步跨进喷气时代的中国航空人,开始大踏步地走在航空工业发展的道路上。为了摆脱受制于人的境况,进一步加快我国飞机国产化的步伐,满足空军建设发展的需要,1961年,沈阳所和沈飞的广大工程技术人员对从苏联引进的米格-21飞机的全套技术资料、苏联样机和散装件进行了技术摸底、吃透工作。1964年10月,国防部第六研究院院长唐延杰在分析国际国内形势后,提出了由摸透转为自行设计的新的战斗任务。自此,“唐院长的讲话吹响了新机研制的进军号,调动千军万马全面开展新机研制工作。”

设计新机首先要确定方案。在论证设计方案时,歼8飞机在性能上并没有选择高指标, 而是根据消化米格-21飞机,并适当加以改进提高来设计的。在“双发”“机头进气”这些关键问题确定后,歼8飞机总设计师黄志千修改并最后确定了歼8飞机总体方案。曾任歼8研制指挥部负责人的罗时大对此评价道:“歼8飞机的设计方案是现实的,性能是有把握的。”

1965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正式批准新机的战术技术指标,歼8飞机的研制开始转入技术设计阶段。

事实证明,歼8飞机选择更加现实的设计方案是正确的,技术设计阶段很快就初战告捷。沈飞从1965年下半年开启了研制歼8飞机的生产技术准备工作。在总工程师高方启的领导下,由罗时大、徐培麟、薛德馨负责歼8飞机的技术协调和生产准备工作,并制定了歼8飞机工艺总方案。罗时大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时仍记忆深刻:“当时研制歼8飞机时,大胆提出不做整体标准样件,打破了过去试制飞机采用模线样板标准件工作法的管理,采用以明胶板模线和样机为依据,以光学仪器、型架装配机、划线钻孔台、局部模胎、局部量规为协调工具的综合工作法。”这些措施都加快了歼8飞机的研制进程,缩短了研制周期。

自1965年9月开始,经过4个月紧张而有序的工作,在基本完成技术设计的基础上,沈飞于当年11月底完成了样机的设计与制造。通过审查歼8飞机前机身木质样机,进一步修改了设计, 补充完善了打样图样,为绘制生产图样创造了有利条件。

1966年,是歼8飞机研制大干快上的关键性一年。对上了年纪的沈飞人来说,这也是令他们难忘的一年。就在这一年的1月29日,日夜为航空事业操劳、做出极大贡献的第一副厂长兼总工程师高方启因多年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突发心脏病,不幸逝世,终年51岁。高方启为沈飞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在他的组织领导下,对歼8飞机的试制采用了新的工艺协调方法,缩短了生产周期, 后来用全机11400多个零件和1200多项标准件装配成的100多个组合件、部件及整机, 均一次装配成功,比仿制机种进行得还顺利。他在临终前还念念不忘地叮嘱:“战备第一, 一定要搞好歼7、歼8飞机……”

 

歼8一小步 中国战机一大步

 

为集中各方面智慧,群策群力,加速歼8飞机研制用的生产图纸,1966年4月,沈阳所决定组成歼8飞机现场工作队进入沈飞生产现场进行现场设计,征求主机厂对歼8飞机总体方案的意见,与工厂的技术人员、工人、领导干部三结合进行现场设计、现场发图。

在歼8飞机现场“三结合”的设计过程中, 沈飞的工艺人员和工人积极配合,认真研究, 共提出了2230多条改进意见,被采纳的有1600多条,其中重大改进就有40项。这样的现场“三结合”,把设计部门的理论构想与工厂生产的实践经验相结合,改进了飞机设计的工艺性,也调动了领导干部、设计人员、工艺人员与工人的积极性,从而大大缩短了设计发图的周期。同年年底,完成了歼8飞机的图样设计。

通向梦想的征途从来不是平坦的,歼8飞机的研制同样也是在曲折与艰难中进行的。歼8飞机研制初期的干扰,主要来自“文革”动乱,其次是多方面的意见与决策等。从此, 歼8飞机的研制开始“艰难起飞”。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歼8飞机的研制要比在正常情况下付出数倍的艰辛,克服更多的困难,需要更加坚定的意志和信念。当时全厂各车间的生产都近于停产状态,唯独歼8飞机的生产仍在进行。在歼8飞机研制的领导者刘鸿志的回忆录中,对这个时期的歼8研制工作有着这样的记述:“无论社会上如何动乱,歼8生产在这里总能正常进行, 厂内其他机种的生产已全部瘫痪,而歼8的研制仍在加班加点。原因何在,根本动力在于我们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和愿望:一定要研制出我国自己设计的高空高速歼击机。”

歼8飞机的研制就这样顶着巨大的阻力和干扰,在曲折和坎坷中仍然向前推进。

1967年1月,零件开工生产;至10月,01、02架飞机的零件制造基本结束,开始部件装配。1968年4月末,用于试飞的01架歼8飞机开始总装,两个月完成总装;5月1日,用于静力试验的02架歼8飞机开始总装, 两个半月总装完毕。在歼8飞机的整个研制中, 共选用了新成品185项,占整架飞机成品的40%,新材料41项,新工艺20项,每一步前进都伴随着大量创新成果的诞生。

1969年6月,时任空军副司令员曹里怀到沈飞检查工作,在认真听取了设计人员、沈飞参试人员和试飞员的意见后,排除了反对试飞的各种杂音,果断做出决定:“7月5日,歼8飞机上天!”

历经磨难的飞机终于停在了起飞跑道上。1969年7月5日清晨,晨曦中的歼8飞机,显得威武而雄壮,矫健而苗条,在跑道上蓄势待发。随着两颗绿色信号弹凌空升起,飞机在跑道上疾速滑行,拉杆爬起,直冲九霄,矫健的雄鹰欢快地在机场上空盘旋着。

歼8飞机在机场上空盘旋通场后,徐徐下降,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首次试飞圆满成功!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人们在握手、拥抱、欢笑、流泪……曹里怀异常高兴地说:“快!快向北京发电报,快向毛主席报喜!”

“歼8是一架多么好的飞机啊!飞起来真好看!”在场观看首飞的沈阳部队司令员陈锡联和曹里怀不禁异口同声道。

紧接着,7月9日上午,01架歼8飞机进行第二次试飞。观看这次试飞的有两万余人,试飞后,现场举行了歼8飞机首飞成功祝捷大会。北京来电:“毛主席看到歼8成功上天的电报后,很高兴,要看歼8模型。”沈飞连夜赶制了有机玻璃包装盒,把歼8飞机模型送到了北京。

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沈飞在01架歼8飞机的机头两侧,喷上了“6975”的编号。歼8飞机的首飞成功,标志着我国在自行设计制造歼击机的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从此,中国不能自行研制高空高速歼击机的历史结束了。

 

首飞难 设计定型更难

 

“首飞难,设计定型更难。”这是飞机研制人员刻骨铭心的一句警言。

歼8飞机从首飞成功到设计定型,整整走过了10年漫长的历程,其艰辛的过程难以用简单的文字描述。

在我国自行设计制造歼8飞机的过程中, 总是有各种怀疑与悲观消极的议论。每当研制中出现一些不可避免的问题,就会听到要求歼8飞机“下马”的意见。当歼8飞机试飞中出现跨声速振动时,他们说:“连跨声速都不过关,还搞什么超声速!”

“歼8的问题,不是一下子解决的,是一点一点解决,最后得到结果。”顾诵芬说。

1978年,振动制住了,但试飞中还是有问题。

1979年,要定型。试飞反映,口盖经常掉, 速压一大以后,口盖的固定不够结实,螺栓选得不合适。

还有一个问题,打炮的问题很大。

……

这些困难反而更加坚定了大家继续研制的决心,他们以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和无私无畏的精神攻克了道道难关。

10年的试飞和不断探索完善、1025个飞行起落、663个飞行小时……依靠设计人员的严谨细致,生产单位的质量第一理念,试飞员的大无畏精神等,全体参研人员的精诚团结、群策群力,歼8飞机的性能终于达到设计要求。1980年3月,国家批准歼8飞机设计定型。

为满足歼8飞机批生产的需要,沈飞组织进行了歼8飞机生产线改扩建工程,建立了若干条新工艺生产线,为歼8飞机小批生产提供了必要的生产条件和能力。同时,沈飞还陆续建造中心计量室、试飞通信楼、飞行试验室、近距导航台、钛合金酸洗厂房等试验和生产场地,军品生产线的条件和能力得到补充和加强。经过建设和改造,歼8飞机达到了批量生产的水平。

在歼8白天型飞机生产定型过程中,沈飞技术人员在罗时大的领导下,解决了包括歼8飞机碳纤维复合材料垂尾制造等30余项重大关键技术。此外,还解决了聚四氟乙烯钢丝编织软管、定向有机玻璃吹塑成型工艺方法及定向有机玻璃固定座舱盖侧风挡制造等问题。

另外,在飞机装配过程中,大部件对合交点的精加工尤为关键,歼8飞机也不例外, 成为一道路障拦在装配工序间。由工艺员与装配工人组成的攻关小组对此几经试验、协调工装,摸索出合理的切削加工参数,通过改善环境温度,严格控制交点孔精加工过程, 最终突破了这一关键技术。这些技术关键的解决,也为后继歼8Ⅰ、歼8Ⅱ飞机的试制奠定了基础。

1985年7月,歼8全天候型设计定型。1986年2月,歼8白天型飞机生产定型,前前后后经历了21个寒暑春秋。

歼8飞机经过不断改进和完善并装备部队后,其声誉与日提高,作战性能日渐增强, 已成为当时部队的主战机种。不但大大增强了我国的国防力量,而且开辟了我国航空工业从仿制到自行研制设计的新纪元。

自此,每当研制人员们看到“美男子”般的战鹰从头顶掠过,听见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时,心里就会有无比的自豪感,脸上总会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枝繁叶茂 步入系列化发展之路

 

歼8飞机的研制过程是曲折的,更是辉煌的。它使我国经历了自行设计制造第二代飞机的全部历程。歼8设计定型后,沈飞和沈阳所根据国防建设的迫切需要,不断创新, 相继研制成功歼8Ⅱ等各种改进改型飞机。歼8飞机枝繁叶茂,形成了系列化发展。

1985年10月,歼8飞机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1989年6月,依然是需要记录在中国航空史上的日子。歼8Ⅱ飞机实物参加第38届巴黎国际航展,首次亮相世界便引起轰动:“中国的,中国的飞机也来参展了!”“东方睡狮终于醒来了!”这是我国自行研制的高空高速歼击机首次参加大型国际航展。歼8系列飞机经过不断改进改型正在向着国际先进水平靠拢。

在2009年的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上,空中编队飞行的歼8战机都是在歼8Ⅱ基础上发展的新型歼击机。歼8Ⅱ以自己优美雄健的身姿向世人表明,它的研制是成功的。在这个平台上,它完成了一次又一次飞跃,使歼8Ⅱ系列飞机长期成为我国空军、海军的主要作战飞机。

歼8飞机的发展创出了一条研制国产歼击机的成功之路。通过这一系列飞机的研制、试飞和使用,促进了我国航空电子设备、航空机载设备、航空发动机的发展,带动了一批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的出现,创新出一大批科研成果,健全了我国航空工业的科研生产体系。

歼8飞机的发展也是我国航空工业奋发图强的一个缩影。歼8飞机的研制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的设计师、领军人才和技术骨干。他们之中有徐舜寿、黄志千、叶正大、顾诵芬、管德、李明、杨凤田、罗时大等, 在总设计师、总工艺师等岗位上为歼8的研制奉献着青春和智慧。他们之中也有高方启、唐乾三等,怀揣献身祖国航空工业的雄心壮志,走上沈飞领导岗位。他们之中还有为歼8飞机早期生产做出了重要贡献的老工人,其中,飞机制造领域中第一位全国劳动模范、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神奇的榔头”的陈阿玉, 他敲出了数不清的歼击机零部件。

正是他们的艰难探索、前赴后继,实现了几代中国人的航空梦,奠定了中国航空工业的基石;正是他们的无私奉献、敢于牺牲, 激励着航空人坚定不移地为我国航空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

如同没有人能永存于世一样,没有哪一款战机能永远翱翔天际,总有一天,歼8系列飞机将淡出人们的视线,但在歼8研制上所体现出的精神,仍将鞭策着中国航空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未来,中国的天空会出现更先进的国产先进战机,中国航空人的责任、担当和豪情,也会和50年前歼8最初跃入云层时一样,气冲东方霄汉!

50年流金岁月,铭刻歼8辉煌发展历程。

50年继往开来,传承航空报国铮铮誓言。

 

(梁晓英 王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