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要闻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国企开放日——走进大国顶梁柱之沈阳”活动侧记
  • 来源:沈飞党委宣传部
  • 发布时间:2019-07-09

7月4日,航空工业沈飞博览园内,炙热的太阳烧烤着浑河之畔、两朝古都的这片土地。现场的几百名观众也热闹起来,为共同庆祝航空工业自主研制的歼8飞机首飞50周岁、歼15飞机首飞10周岁生日。

航空工业党组副书记李本正,原航空工业部副部长、歼8飞机试飞功臣王昂,歼15舰载机着舰第一人戴明盟来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明、杨凤田、孙聪,航空工业沈飞原总经理唐乾三来了;

新生代总设计师王永庆、副总设计师左林玄,大国工匠方文墨也来了;

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中央媒体,沈阳日报、沈阳晚报等地方媒体也来了;

……

“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今天,2019年7月5日,我50岁了。但我却已经是个真正的老人。但我也曾经是骄傲的。”当歼8在影片中说出这段独白,那些曾经为之奋斗和骄傲的航空人,眼角涌现了热泪。

“我确实老了,但我很放心,因为后来者会更好地继承我的梦想。我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其实没关系,你们,一定要一直幸福。”歼8的独白,对他戎马倥偬、战功赫赫的一生并不多言;却宣示了保家卫国、守卫空天的铿锵誓言。正是在这样的精神引领和感召下,一代代航空人以“航空报国、航空强国”为初心和使命,生动诠释着“忠诚奉献、逐梦蓝天”的航空报国精神,打造出更多飞得更高、更快、更远的航空武器装备,守卫祖国的蓝天,守卫国人的幸福。

挺起祖国的脊梁 强壮祖国的臂膀

那一年,美国的战机可以肆意地在我国上空飞越,而我们却无能为力;那一年,北方的超级大国已经将米格-23等战机送上了蓝天,而我国还没有能与之抗衡的战机。我们需要研制属于自己的战机,这样的呼声,从未停止。

1956年,我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在沈飞成立;一年零九个月后,我国歼教1飞上了蓝天,开创了喷气时代中国人自行设计飞机的历史。一步跨进喷气时代的中国航空人,开始大踏步地走在航空工业发展的道路上。1964年10月,航空人吹响了新机研制的进军号,开始调动千军万马全面开展歼8飞机研制。1969年7月5日,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二代歼击机成功实现首飞,随后实现了型号系列化发展,走出了我国自主研制先进战机的道路。

随着从歼8飞机到歼8Ⅱ再到歼8Ⅱ的系列化发展,一大批高素质的设计师、领军人才和技术骨干随之诞生。他们之中有徐舜寿、黄志千、叶正大,更有两院院士顾诵芬,中国工程院院士管德、李明、杨凤田等,为歼8的研制奉献着青春和智慧。他们之中也有高方启、唐乾三等,怀揣献身祖国航空工业的雄心壮志,走上沈飞领导岗位。

“航空工业一直走在自力更生的道路上,按照党和中央的要求和方针政策,开展自行设计研制先进战机的道路。”李明指出,人是生产力中最活跃的要素,航空工业沈阳所成立之初,首先在“人”的问题上做了大文章:航空工业沈飞飞机设计室从其中独立,造就了第一批被称为108将的设计人员;其次,是来自哈军工的高年级毕业生甚至包括一些执教的教师;第三部分,则包含了来自空军的部分设计人员。大家约定,用3年时间摸透米格飞机,脚踏实地地做好歼8飞机的自主研制工作。

“歼8飞机的方案设计,并没有选择高指标,而是选择了切实可行的现实方案。最终确定了双发、机头进气等关键问题。”作为歼8Ⅱ飞机总设计师,李明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基于当时雷达等配套设备并不具备基础,因此,歼8的定位在于白天型;随后电传操纵技术的突破,推动歼8Ⅱ飞机的出现,实现了更新换代;在其后,实现了加油型、侦察型等多型号发展,歼8飞机也由此枝繁叶茂。

歼8Ⅱ系列飞机总设计师杨凤田院士则认为,型号系列化发展的背后,是航空人的执着创新和不断探索,亦是归功于那个年代所有航空人的坚守和担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却唯独在沈阳地区有那么一片净土,让大家轰轰烈烈地搞飞机设计,研制生产。”杨凤田表示,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曾经因采购一台压缩机所需要的50万元经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但这也并未能改变航空人振兴航空、保家卫国的决心。通过歼8Ⅱ系列飞机的研制、试飞和使用,促进了我国航空电子设备、航空机载设备、航空发动机的发展,带动了一批新材料、新技术、新工艺的出现,创新出一大批科研成果,健全了我国航空工业的科研生产体系。

当有记者问到唐乾三:“在您任职沈飞总经理期间,主持过歼8等多型航空武器装备研制,请问您最喜欢的是哪一型?”“当然是歼8飞机了。”86岁高龄的唐乾三笑得合不拢嘴。在他的亲自指挥下,沈飞完成了多项国家重点新机科研项目,特别是歼8Ⅱ项目比国家计划提前202天首飞,创造了我国航空史上的奇迹。“人这一辈子,就是要干点事。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要有赶超世界先进的底气和勇气,扎扎实实地奋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从歼8到歼15  是创新更是传承

“我特别欣赏莱特兄弟在成功完成首次飞行后说的话,那就是‘我们的成功,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此时距离达·芬奇的飞行梦已经过了几百年。”谈到我国航空工业从歼8到现在几十年跨越式发展的历程时,歼15总设计师孙聪院士做出了这样的表述。“从二代机到三代机,有着一脉相承的研发精神,有着艰苦奋斗的航空本色。”

这位“赶上了好时候、国家有资金投入、院所有项目开展”的总设计师,一毕业加入沈阳所就遇到了歼8Ⅱ这样轰轰烈烈的型号。年轻的时候,自己就愿意跟在各个“大师”屁股后头屁颠屁颠地学习。从总师助理到副总设计师再到歼15、“鹘鹰”等型号总设计师,推动了我国实现了从二代机到三代机的跨越,让我国的战斗机实现了从陆基到海基的历史性跨越。

为缩短研制周期、降低研制成本、提高产品质量,歼15飞机采用全新的三维数字化手段进行设计和协调,实现飞机设计100%产品数字化定义、100%虚拟装配、100%产品数字样机及设计过程构型管理和设计/制造过程单一数据源管理。解决了大规模并行协同、模型统一关联、数字化制造和装配等技术关键,实现设计与工艺并行。与传统三代机相比,工装减少60%,工装返修率由300%降至20%,提高设计质量,缩减研制周期。截至2019年初,歼15飞机完成了航母昼/夜间起降和加受油、特技飞行、仪表导航、编队、实弹攻击等训练科目,并随航母完成复杂海况作战训练,已形成作战能力。

“在我们研制超声速飞机的时候,可能别人已经开始研制基于能量机动理论的更快飞机;当我们实现了飞机速度指标要求时,别人可能已经研制了隐身飞机。”孙聪说,永远都不能满足于当前,而要时刻保持着创新的基因。唯有这样才能研制出飞得更高、更快、更远的飞机。

对于有记者问“鹘鹰”飞机是否有什么新消息?孙聪幽默地回应:“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2012年11月23日,歼15舰载机在“辽宁舰”上成功实现了着舰,沈飞副总经理、歼15飞机项目负责人苗玉华当时激动不已,这位八尺男儿哭得一塌糊涂。“从此,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舰载机,但我们知道,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苗玉华说,在歼15飞机的身上,实现了太多质的飞跃,也收获了完美的结局。但其中也有让所有航空人悲痛不已的不完美,歼15研制现场总指挥、沈飞总经理罗阳永远倒在了工作岗位上。“他永远都坚定理想,坚守航空报国的信念,把事干好;他永远追求精益求精的管理方式,生产线上的具体问题也事无巨细的去解决;他永远淡泊名利,兢兢业业地为航空事业奉献了忠诚的一身。”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接力再奋飞

68年来的拼搏奉献换来的是今日创新超越的成就。这天,沈阳所项目总设计师王向明与副总工程师范彦明带领媒体记者们来到沈阳所新型功能结构与验证实验室和飞行控制实验室,为记者们讲解如今世界前沿的航空“黑科技”。记者们驻足停留,认真聆听专家们讲解战机研制中的点点滴滴。实验室里,一套沉浸式虚拟现实系统,运用3D投影技术和壮观的球幕设备,带领大家身临其境地进入战机座舱内部,进行体验式试驾;一路走来,还有3D打印、传感设备、新型复合材料等各种新构型、新概念……航空工业的现在和未来一一呈现,令大家赞叹不已。

在沈飞厂区里,井然有序的智能制造工厂、把控全局的网络指挥中心、贯穿全程的电子管理看板,全面展示着高度智能化的航空工业现代发展成果。试飞站里,一架“鹘鹰”飞机傲然挺立,迎接着客人们的到来,记者们难掩激动的心情,紧紧围绕在“鹘鹰”飞机周围,认真瞧、仔细摸、可劲问。“这个把手有什么用呢?”一名记者指着“鹘鹰”机身上的一处提问道,“这是外部传感器。”中国日报记者立刻为她解答。如今航空装备的专业知识日益为大家所熟知,也得益于航空工业近年来蓬勃发展。

令记者们兴致勃勃的“鹘鹰”飞机,使我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二个能够同时研制两款四代战斗机的国家。斐然的成绩离不开总师们国际化的眼界和格局,以及对航空发展的认识与预研。“搏击长空,就必须瞄准世界军事科技前沿,加强前瞻谋划设计,坚持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我们不仅要研制飞机,更要引领技术发展。”沈阳所总设计师王永庆在回答记者有关未来飞机设计发展趋势的问题时谈道。

一名出色的飞机设计师,需要具备超强的知识储量。除了吃透前辈们留下的所有研究成果以外,年青一代的工程师们仍在不断学习,始终关注世界航空先进技术的发展趋势,敏锐捕获和发现新的技术方向,拓展视野与格局。这使得他们敢于而且有能力驾驭突破性的设计,不被国内的传统观念水平所限制,也不会被国外的现有设计思维所束缚。

从沈阳所一个普普通通的设计员,到接过责任与期望的接力棒,成为沈阳所历史上第五任总设计师,王永庆一埋头就是30年,随着航空工业一步步壮大,他已经从踩在巨人肩膀上的设计员变成了年青一代设计师的指南针,带领着团队一步一个脚印,默默向着目标迈进。

“型号成功我成才”这句口号陪伴了一代代航空人的成长。航空工业首席技能专家方文墨在参加工作不到15年的时间里,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技术能手等70多项全国和省、市荣誉称号。在他25岁时就已成为沈飞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技师。媒体记者们对于他如何奋斗出这样一份“金色履历”充满兴趣。

“毕业那年,我接过父母手中的锉刀和榔头,来到沈飞,成为一名钳工。我参加工作后赶上了整个国家航空工业大发展,生产的型号非常多。应该说,型号研制为航空工业人才成长提供了非常广阔的舞台,它对参研人员的管理能力、技术能力、创新能力都是一次大检阅。同时,型号装备又是大国重器,需要具备强烈的使命担当意识,每一次型号的成功,对参研人员而言,都是专业技能和思想境界的一次历练升华。我觉得我的职业生涯赶上了我们国家最好的时代,自己的命运与国家联系在了一起。在新时代,我们一定会在祖国欣欣向荣的环境下大有可为。”|新中国工业发展的洪流中,孕育了数不胜数的能工巧匠,他们在自己的方寸之地上用匠心成就了一个个历史丰碑。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老一代设计师为我们做出了榜样。祖国正需要,我们正奋斗。新一代航空人,要大力弘扬科学家精神,为航空强国使命继续拼搏。”|沈阳所建所以来最年轻的型号副总师左林玄坚定地回答。

在媒体见面会现场,新华社的记者请专家们谈谈自己心中的歼8精神是什么。得到最多的回答是忠诚、担当、拼搏……这是航空人的优秀品质,也是航空人数十年如一日的模样。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卷起风暴,心生呼啸。”

或许这首歌所唱的,正是航空人的生动写照。

  
 

吴斌斌 郭美辰